在位于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尉犁县的一处名叫“罗布湖”的海子里,几棵胡杨的倒影映在水中(10月17日摄)。 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随着智能手机普及,越来越多的应用程序出现,其背后的使用权限和隐私问题逐渐引起关注。中消协最近开展了APP个人信息收集与隐私政策测评活动。结果显示,在被测的100款APP中,有91款涉嫌过度收集个人信息。在隐私政策方面,47款APP隐私条款内容不达标,34款完全没有隐私条款。

《通知》明确,调查内容为调查企业从业人员的工资报酬和企业人工成本情况,包括不同职业从业人员的工资报酬水平、构成等相关数据,以及不同行业、不同规模企业人工成本水平、构成及主要经济数据。调查范围为省级调查覆盖18个国民经济行业门类(不含公共管理、社会保障和社会组织以及国际组织行业门类)各类登记注册类型的企业、各类职业从业人员(不含军人和不便分类的其他从业人员)。设区市层面调查范围根据本地区产业结构特点和市场需要确定,可细化调查行业和职业分类。

总而言之,要让互联网APP守规矩,仅靠约谈、点名的方式是不够的。任何行为如果不置于严密的法律约束之下,就有跑偏的可能性。因此,要织密法网,让企业不敢挑战法律的威严。从这个角度而言,制定一部“个人信息保护法”太有必要了,那些侵犯隐私的APP就必须严惩。

许多APP不知悔改、屡教不改,原因可想而知,大数据是最宝贵的无形资产嘛。但是,大数据的收集利用有规范、有尺度,不经消费者同意和许可,就是“耍流氓”。《网络安全法》明确规定,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原则,要经过被收集者同意。但如果不经同意,后果如何呢?这些企业已经以亲身实践证明了,几无影响。我国刑法虽规定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两高”也发布了具体的司法解释,但从判例来看,一般涉及买卖环节且情节严重的才被追责,APP即使过度采集个人信息,只要看不出显著的危害性,相对来说就容易被忽略。归根到底,这是对“个人信息”界定不清晰、认识不到位——侵犯个人信息,一定要买卖牟利才能惩处吗?恰恰相反,隐私最基本的特点就是由自然人支配,在一个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收集他的信息,这是赤裸裸的犯罪。

不如对比一下国外的做法。今年有媒体曝光脸书存在隐私漏洞,泄露了5000万用户数据,结果面临天价罚款,风波迄今都未平息。在欧洲,欧盟通过了“史上最严”的数据保护条例,对违反个人信息收集和使用基本原则以及没有保障数据主体权利的互联网公司,最高可罚款2000万欧元或全球营业额的4%。如果说能从中得到什么启示,那就是对个人信息保护不只是口号,必须有行动、有力度,一旦有所越界,就罚它个倾家荡产。近年来,许多专家学者建议出台一部专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指向的就是无法可依的现状。今年9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公布提请的审议法律草案中,将个人信息保护列入其中,是迈出的一大步。只有明确规定什么是隐私权、什么行为侵犯了隐私权、该付出什么代价,APP才可能真心实意悔改。

来源:中国新闻网

测评的结果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触目惊心。但这样的结果,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此前,就“部分应用随意调取手机权限、用户信息过度收集滥用”等问题,网信办、工信部和权威主流媒体等都发起过调查,明确指出许多APP的隐私保护不容乐观,并点名了部分企业。但如今看来,相关方面的苦口婆心,并没有内化为企业自省改进的动力。许多APP依然我行我素,只要注册使用,就要求“一揽子”打包授权,调取用户的通讯录、地理位置、照片等;有的干脆连“假把式”都不要了,把隐私条款看成可有可无;还有一些知名企业家公开宣称,“多数情况下,中国人愿意用隐私交换便捷性,他们没那么敏感”。这些APP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无视管理部门的警告,严重伤害了广大用户的感情和权益。

不过,午睡也不是人人都适合。上海中医失眠症医疗协作中心副主任施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午睡应根据身体状态和作息习惯因人而异。如经常失眠者、睡眠过多仍感到困倦者,午睡反而会加重他们的睡眠障碍。此外,以下几种人群也不适合午睡↓

顺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