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际 娱乐 社会 文化 旅游 教育 科技 体育 综合 军事 汽车 财经 健康养生 时事

从学生领袖到科技“创客”他喊话街头港青:多回内地亲眼看看

2019-11-08 15:55:59 作者:匿名 热度:711

“石家庄、成都和广州都应该在2019年完成。与香港、深圳、中山和南京一起,我们将有七个加速器离线运行。”在黄竹坑路李梅中心的创意空间里,28岁的黄俊郎对他的g火箭加速器降落的每个城市都了如指掌。“我去过中国内地的许多城市,只有通过亲身经历,我才能感觉到有如此多的发展机会。”

五年前发生非法“占中”事件时,黄俊郎是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会主席。五年后,仔细观察持续了四个多月的社会动荡,他认为最显著的变化是暴力事件的频繁发生。“暴力绝不是表达言论自由权的方式。现在香港笼罩在一种消极的能量氛围中。要解决这个问题,香港青年不妨停下来想想,开阔眼界,到不同地方寻找机会。」

经常去内地推开沟通的大门

“2014年之前,我已经十多年没去过大陆了。在我去北京之前,我还在想大陆的道路是否还在腐烂,没有大型建筑,社会发展不是很好。”回想起回到大陆的交流经历,黄俊郎不禁笑了起来。2014年,他前往北京参观腾讯等大型企业以及香港在北京大学的合作项目。“我们亲眼目睹了它的不同,这为我打开了一扇通往大陆和其他地方发展的大门。”

「作为一个前香港人,我明白香港有些年轻人渴望表达他们的意见,但表达自由的权利绝不能被暴力所利用。」黄俊郎现在非常担心街上的暴力事件。“也许有些年轻人认为只有暴力才能吸引社会的注意力。这是一个大错误。我相信没有一个政府会因为纯粹的暴力而做出巨大的改变。沟通一直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黄俊郎坦言,大部分一起参加“占领中学”的大学生后来都去了不同的岗位做不同的工作,甚至有些人选择在深圳工作创业。“我尊重仍在追求社会问题的年轻人的行为,但我们的底线是和平表达我们的观点。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自今年夏天以来,香港对个别头目的保释和他们在国外的待遇似乎向香港的年轻示威者发出了一个不好的信号,即“他们可以通过社会运动出名,而不必承担后果”。然而,事实上,绝大多数年轻人不能成为所谓的“政治明星”,而是最终成为承担法律后果并被全社会遗忘的人。

“回忆一下那些在2016年旺角骚乱中被俘的年轻人。现在有人记得他们了吗?”黄俊郎感慨万千。

开阔视野,寻找国际化的机会。

黄俊郎认为,部分香港青年不满社会的主要原因是他们没有足够的机会“逆流而上”。「在过去十年左右,香港经历了通胀。年轻人毕业后可能没有看到工资上涨。与此同时,买房的希望渺茫。我们常说安居乐业,但香港的年轻人看不到希望,会以不同的方式表达他们的意见。」

「我相信没有人乐意看到香港今天发生的事情。然而,香港社会团结一致,共同寻找出路。这种出路不是暴力。”黄俊郎一再提到沟通和对话可以解决问题。

然而,多年来在内地创业和生活,不仅开阔了他的视野,也让他觉得香港年轻人不能“逆流而上”的情况可以完全改变。“作为企业家,我们不应该局限于本地,而应该放眼其他地方,积极寻找机会。”

“例如,在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湾地区,让我们散散步,看看那里的国家、政府和大企业的政策。事实上,大湾地区和整个中国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应以香港为基地,充分发挥国际优势,整合不同资源,配合海湾地区的发展。」黄俊郎认为,透过多观察、多体验、多思考,香港青年可以更好地了解内地,从而融入海湾地区和全国的整体发展。

黄俊郎(右一)与其他国家的青年交流

国情教育指南“从娃娃开始”

“我感到非常难过的是,有这么多15岁甚至13岁的高中生参加了这次社会动乱示威。许多中二和中三学生在不完全了解香港历史和政治的情况下冲到示威的前线。”黄俊郎反映,香港教育存在严重的“信息滞后”问题。“我在初中也学过一些中国历史,但我认为我国的最新信息没有反映在教育中。许多学生未能了解我国的最新技术发展和战略定位。”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黄俊郎和他的伙伴们致力于培育一个名为“波波熊”的教育机构。“除了英语,我们还加入了一些国民教育,用我们的卡通人物让3到12岁的孩子从小就知道我们国家最真实的发展。”据他介绍,该组织在香港有20多个分支机构,并已扩展到广州、深圳、中山等城市。

[新闻链接]

那些非法“占据中间位置”的人都要自己承受后果。

年轻人,不要再尝试法律了

“事实上,绝大多数年轻人不能成为所谓的‘政治明星’,而是最终成为承担法律后果并被整个社会遗忘的人。”这是前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会主席黄俊郎的反映,也是他对“年轻学生和妹妹”的建议。

事实上,这也暴露了许多“过去的人”的感受,他们不能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我们不妨看看五年前参与非法“占领”的一些人,然后事情进展如何?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2015年,许多香港跨国公司开始迁往深圳面试新员工。主要目的是检查香港受访者是否具备进入内地的条件。

事实上,很多积极参与非法“占中”活动并担任主要召集人的大学生,均被拒绝入境,理由是此举会影响内地社会的安全。

例如,2015年2月,黄之峰的女朋友钱诗文,一个“人民思想学派”的成员,被拒绝进入昆明。

前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副主席关熊伟在通过大陆边境时不被允许入境。冯世杰是另一个港口的CUHK学生会前成员,他入境时也有类似的经历。

这些非法“占领”分子的经历也引起了香港许多跨国公司的注意。为了企业的发展,不能在内地工作的香港人不能自然就业,所以他们把面试地点搬到深圳。

2017年10月,20名非法“占领”参与者因妨碍执法人员清理法庭而被判藐视法庭罪。香港高等法院判处16名被告:

黄浩明在此案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因此他立即被判处4.5个月监禁。

黄之峰被判立即监禁3个月。

岑敖辉被判入狱一个月,缓刑一年,罚款一万港元。

其余十三名被告分别被判入狱一至两个月、缓刑十二至十八个月及罚款一万五千港元。

……

2019年4月,西九龙裁判法院裁定九名非法「占领中环」发起人,包括戴耀廷、陈建民及朱姚明「串谋滋扰他人」及「煽动他人滋扰他人」罪名成立。戴和陈二被判处16个月监禁和立即监禁。朱被判16个月,缓刑两年...

所有这些东西都来自不同的来源。因此,那些被愚弄的年轻人真的需要好好想想:如果他们尝试法律并参加非法示威,会有好的未来吗?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

作者:北京日报香港客户代表团报告组

制片人:马楠

编辑:高陈辰

流程编辑:吴越

湖北快3 陕西11选5投注 网易彩票网 湖北十一选五

随机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iyelik.com 鸿儒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